<cite id="l7vnb"><strike id="l7vnb"></strike></cite><form id="l7vnb"></form>

    <listing id="l7vnb"><b id="l7vnb"></b></listing>

      <big id="l7vnb"><del id="l7vnb"><th id="l7vnb"></th></del></big>

        <delect id="l7vnb"></delect>
          <listing id="l7vnb"><ruby id="l7vnb"></ruby></listing>
          新聞 | 體育 | 娛樂 | 經濟 | 科教 | 少兒 | 法治 | 電視指南 | 社區 論壇 博客 播客 | 網絡電視直播 點播 | 手機MP4
          打印本頁 轉發 收藏 關閉
          定義你的瀏覽字號:
          走下“針尖兒”的老人

          央視國際 www.lobbyinginfo.org  2007年04月13日 14:42 來源:CCTV.com

            誰嘗過在針尖兒上行走的滋味?據章學文老人所說,他就是一名在“針尖兒”上行走的人,而且一走就是50年。

            “腳部有針扎一樣的痛嗎?”我在采訪中問道。

            “不是一根,而是許多根!”章學文一邊回答著,一邊做出一個夸張的手勢和嚇人的表情,讓人看了都感到心有余悸。由于疼痛經常在晚間發作,老人有時會徹夜不睡,抱腳而眠,幾十年過后,他的背因為經常弓著睡覺竟然都彎了。原來,老人的雙腳都是半只,傷口的經常潰爛和疼痛讓他苦不堪言。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兒?故事還得從50年前說起

            今年已經八十高齡的章學文是一名參加過抗美援朝的老軍人,在他看來,眼下的生活可以說是悲喜交集,喜的是家庭和睦、兒女孝順、多子多孫。悲的是,他被他的雙腳折磨了將近50年,談到其中原因,他的思緒經常回到當年的戰爭歲月------

            1951年,抗美援朝戰爭剛剛打響不久,章學文所在連隊就接到一個重要任務,要在一個山嶺堅守十三晝夜。當時的氣溫是零下40度,幾天過后,章學文的雙腳就被凍得失去了知覺。

            從戰場上下來,章學文的雙腳被凍得像兩個冰塊,不得已只能用涼水將其泡開。由于當時的醫療條件非常艱苦,手術也進行得非常簡單。手術截掉了十個腳趾,只留下兩個孤零零的腳掌,不僅如此,手術后留下的傷口很難愈合,帶給病人很大的痛苦。

            經過了幾個月的治療,傷口愈合了,腳面上結了一層厚厚的血痂,章學文借助拐杖勉強能夠走路,就這樣,年輕的戰士離開戰場,邁向了人生的另一個階段。

            1954年,退伍后的章學文被分配到北京的一家機關單位任普通干部,兩年后,他和王秀珍結為夫妻并生下一兒一女。

            多年以來,章學文傷腳的殘端始終不能很好地愈合,傷口的經常潰爛和出行艱難給他的生活帶來很多不便。50年來,腳部的疼痛始終伴隨著他,只不過有時輕,有時重。

            近幾年,隨著年齡的增高,高血壓、心臟病、糖尿病等老年病也找上門來,加上傷腳的疼痛,章學文老人想要睡一個好覺都變得難上加難。為了治好這雙傷腳,幾十年來老人跑過不少醫院,一般醫生的處理方法都是將傷口進行清理并上藥。這樣能夠緩解一時之痛,可過段時間,疼痛感又會陣陣襲來。

            就在今年,老人來到解放軍空軍總醫院內分泌科,主任袁群并沒有著急處理腳部的潰爛部位,而是從整體上分析了老人的病情,綜合考慮下,醫生認為傷口不愈合的關鍵是老人的身體基礎太差,凍傷加上老年病的影響,老人雙下肢和腳部存在著嚴重的血管病變,血液不通,疼痛感也就會陣陣襲來。老人足部的外傷已經變成了糖尿病足,所以說,要想使傷口愈合,必須控制血糖,改善病人的血液循環,同時清理病人腳部的壞死組織,讓傷口漸漸地長好。

            2007年3月份,當我們在醫院病房看到章學文的時候,針對他的治療已經進行了五個月,我們看到他的腳已經基本愈合,精神狀態也比剛入院的時候強了很多。相處時間長了,章學文老人暴露出風趣幽默的一面,常常跟我們開玩笑。老人當兵時是連隊里的金嗓子,即使是現在,他也是說唱就唱:“雄糾糾,氣昂昂,跨過鴨綠江------”我終于知道是什么力量讓這個老人在“針尖兒”上行走50年,那就是:樂觀地看待生活,積極地面對疾病。

            老伴王秀珍今年也是80歲,前兩年患的一次中風讓她的身體大不如前。在章學文住院的日子里,兩個人每天都要通幾次電話,簡單的幾句問候,透出兩個相攜走過50年的老人互相的掛牽------

            “您每天都要給爺爺打電話?”我問奶奶

            “是啊,早晨起來他給我打,問我起來沒起,中午我給他打,問他吃的什么”聽奶奶的口音,她是典型的老北京,可畢竟年紀大了,發音有些含混不清。

            “這幾年我也凈著急有病啊,我總尋思,我一旦死了,老頭回來一看沒老伴了,這可怎么辦啊,所以說別死,好好兒的!”

            說著說著,老人的眼淚便奪眶而出。

            小片制做完畢,我發現全長竟達到了18分鐘,這是我們節目中很少見的。并非有意拉長,而是敘事左右了我的思想,或者說,老人們身上一種堅守的情操讓我感動并且激勵著我再次面對世界。面對人世間的許多微妙的情感。

            由此想到了作為電視節目編導的雙重使命,人生百態,苦樂悲歡,人必然關心生命的主題:愛和恨,生與死。而健康,正是與這些息息相關,勾扯連環。是不是一個健康類節目就是告訴大家疾病的相關知識就夠了呢?我想遠不止這些,在疾病面前的態度,在疾病面前的行為,在疾病面前的堅守或等待,都是一個編導應該用心體味,用心去傳達的。(編導史安平)

          責編:春天

          1/1頁
          精彩專輯








          相關視頻
          CCTV-1  CCTV-2    CCTV-3    CCTV-4    CCTV-5        CCTV-6       CCTV-7        CCTV-8  
          CCTV-9  CCTV-10  CCTV-11  CCTV-12 CCTV-新聞  CCTV-少兒  CCTV-音樂  CCTV-E&F
          香港金牛网正版资料,澳门免费最准资料大全,澳门正版资料免费更新,金牛网官方网站,澳门金牛版免费资料大全